查看: 20465|回复: 0

[书●影] 【阅读推荐】《刺猬的优雅》——致身披坚甲却内心细腻温柔的你们

[复制链接]

连续签到天数:1天
签到总天数:24天
签到总奖励:283
发表于 2017-3-8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不知道你的心目中的门房,也就是一个守门人,是怎样的一个形象。是邋遢,是无知,是丑陋?是不是还养着一只肥硕懒惰的猫?不管怎样,这番描述应该是大多数人赞成的。”但是否都是这样呢?

如果有人告诉你,有这么一位门房没,她勤奋刻苦,学识渊博;她珍惜生活,酷爱艺术;她外表冷漠,内心火热,你,会相信吗?
法国女作家妙莉叶·芭贝里的小说《刺猬的优雅中的“刺猬”之一,就是一位名叫勒尼的门房。
勒尼咋看之下,不过是个终日沉浸于粗俗愚昧的泡沫剧,没有文化的穷寡妇。而事实上,她却有着一般人望尘莫及的丰富学识,满脑子装的都是哲学,古典音乐,抽象画,还时常被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感动得热泪盈眶。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名字,地位和外表上我是个穷人,但是要论聪明才智的话,我市一个百战不败的女神。”之所以伪装自己,是由于她深信社会地位卑微的人将永远被拒于文艺殿堂之外。
勒尼曾说过这样一段让人记忆深刻的话:“我没有孩子,我不看电视,我不信上帝,这些都是所有人为了让人生之路能够更便捷而所走的道路。”在外人面前,她那么邋遢无知,但当她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就显示出另一种形象。那才是她真实的自己,一个外表丑陋。内心异常丰富的求知者,一个性格鲜明,与众不同的人物形象。
她勤奋刻苦,学识渊博。她虽然出身贫寒,但努力学习,如饥似渴,她“钻研历史、哲学、政治、社会、经济”等。她偏爱司汤达和托尔斯泰的作品,一不小心会冒出一两句作家名言。她的购物包里会掉一本哲学专著、她对中世纪的哲学、近代康德的哲学、当代胡塞尔现象学都有所涉猎,并有自己的独特理解,她能与博士候选人就哲学问题平等对话。她是现代精英的先知,“非但没有模仿那些年轻人,却在广泛的实践中超越了他们。”
她外表冷漠、内心火热。用书中另一位主角帕洛玛的话来说,勒尼“从外表看,她是满身都是刺,是真正意义上的坚不可摧的堡垒”,“从内在看,她也是不折不扣地有着和刺猬一样的细腻”,“喜欢封闭自己在无人之境,却有着非凡的优雅”。她心地善良、爱憎分明。她与达观贵人格格不入,却与曼努埃拉亲密友善,对帕洛玛殷勤客气,将新房客小津视为知己,最后为就一个流浪汉而惨遭车祸。
她珍惜生活,酷爱艺术。她“将生命的每一分钟都用于看书、看电影和听音乐”,能欣赏马勒、莫扎特的音乐,荷兰画派和意大利画派,她追随艺术领域的科技进步,尤其是影视技术的发展,使她能够了解最新的点因动向。她善于从日常生活中领悟深刻的道理,她对茶道、家庭装饰等都有独到的见解,从小津格郎新居装修后改装的滑门看到了美。她维护语法的纯正,对雇主违反语法的言辞由衷地反感。
小说的另一位女主角帕洛玛,是一位十二岁半的90后女孩,她出生于有钱有势的贵胄之家。她天资聪颖,似乎过早地看破红尘,打算年满十三岁那天离开人世,而在这一天来临之前写有关身体和物体的日志。她厌恶家庭环境,喜欢茶品和漫画,排斥报纸和咖啡。她思想敏锐、紧跟潮流,完全不同于她那些沾染社会不良风气的同学。她与姐姐科隆布时有交锋,跟所谓的心理医生叫板,对高档饭店和法国烹调不以为然,她被勒尼称为是“人类本性的判官”。小津格郎的到来,勒尼的言传身教,使她发现了生活之美,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她认识到自己先前的想法只是富家小姐的无病**,从而振作起来,直面人生,探询生命的意义,随时捕捉那转瞬即逝的片刻时光,追求“曾经”中的永恒。
书中还有两个重要人物不能不提到,那就是曼努埃拉个小津格郎。曼努埃拉虽然只是一位女佣,却具有高贵的气质,她是勒尼的知心朋友,每周与勒尼相聚,她鼓励勒尼与小津格郎交往,甚至为他们约会准备服装和食品。小津格郎是一位退休的音响设备商,因为购房而进入勒尼所在的大楼。他是日本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的亲戚。他具有极高的文学艺术修养,对俄国文学、静物画、荷兰画派谙熟于心。他待人真诚和善,与帕洛玛忘年交谈,与勒尼则心有灵犀,诚如勒尼所说:“他有着年轻人的热情和天真,又有着智者的胸怀和友善。”
这一部小说是以勒尼的叙述和帕洛玛的日志交叉再现的形式写成,突破了一般长篇小说叙事文体的束缚。小说给人的突出印象就是它的音乐性。翻开书的目录就会发现,每一章篇幅不一,差别悬殊,这种结构颇为独特。再就是它的哲学性。本书作者妙莉叶·芭贝里本是一位哲学教授,因此在书中多次提及高深的哲学问题,诸如现象学、唯心论等。
应该说,《刺猬的优雅》并不是一部爱情小说,而是偏重于不同阶层的人之间的交叉生活关系,偏重于对事情的感性认识和理性思维,是对社会中一些披着伪善面具的所谓“杰出人物”的揭露。比如说,在帕洛玛的一篇《世界运动日志》中有这么一句经典的话:“有些成年人戴着既甜言蜜语又温文尔雅的面具,但是他们的内心是丑陋而冷漠的。”但这里面同样也有勒尼个小津格郎的关系的迅速升温,最后,小津格郎对勒尼说的一句“我们做朋友吧,甚至做所有我们想做的事。”给了我们无限的怀想。
还又一点在书中又明显的体现,那就是两个主人公对于生命和艺术的体悟。帕洛玛想要的是“存在于世间的美,那是在生活的动作行为中所呈现出来的并且能够提高我们的经省境界的事物”。而勒尼则感悟到:“生命或许便是如此吧,有很多的绝望,但也有美的时刻,只不过在美的时刻,时间是不同于以前的。”
不止是本书的写作特色,书中引用的很多名家名作中的语句或是场景,也使得这本哲学家写出来的书并不让人觉得乏味。比如,书中引述《安娜·卡列尼娜》中列文与农民一起割草,享受劳动欢乐的场景,使得小说充满诗情;而日本电影《宗方姐妹》中出现的山茶花,则使得书中的另一个人物让·阿尔登改变了命运,把他从一个因吸毒而垂死的病人变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同样,一朵玫瑰花的根茎断裂的一刹那使得帕洛玛发现了美。
勒尼这个普通的小人物,这个不败的女神,外表丑陋而内心优雅。唐代诗人李贞白《咏刺猬》诗中说:“行似针毡动,卧若栗球圆。莫欺如此大,谁敢便行拳。”作家妙莉叶·芭贝里通过勒尼及其公寓的描写浓缩了当代社会的现实,表现了对人类的现实及其未来的深层反思,体现了作者对人生意义和艺术真谛的追寻。既然生命短暂,艺术永恒,那么就在生活、在艺术中捕捉用很吧。“永远”就在那“曾经”之中,永恒就在那不经意的片刻之间。
离开小说,其实,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类似的“刺猬”,他们有着坚强的外表,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内心的脆弱?他们表现得木讷愚笨,又有谁知晓他们的无可奈何?他们时刻面带微笑,又有谁知道那微笑背后的苦与痛?

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手机版| 园洲社区网_罗浮网    粤公网安备 44132202100018号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园洲社区 Ln19 (http://www.ln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粤ICP备15014514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